上海绿策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南京大学拟引入智能环保亭,校园垃圾分类问题何在?

来源:新潮

距离南京市正式施行垃圾分类起已经过去五个多月,校园垃圾分类情况仍不尽如人意。新潮在采访中发现,一些社区引进了先进的垃圾分类环保亭,在多方努力下,居民逐渐形成垃圾分类习惯。而南京大学后勤集团也正在积极努力,准备将垃圾分类环保亭引进校园。

热度之后,垃圾分类不进反退?

校园施行垃圾分类后,宿舍区各楼层过道的垃圾桶均被撤走,宿舍一楼设置了“临时垃圾投放点”。与上学期一样,宿舍区投放点的垃圾量依然可观,时常爆满。室外的铁皮垃圾桶依旧存在。教学区情况良好,图书馆垃圾桶时有少量垃圾溢出。

4月7日18:30,图书馆垃圾桶已不堪重负


为施行垃圾分类,校方此前设置了若干垃圾分类投放点。但目前在仙林校区,问渠路(化学院楼与环院院楼之间)、国器路(大气院楼与生科院楼之间)、6栋、7栋、政府管理学院、逸夫楼站点已取消。四组团除建设银行站点保留外,未见集中站点。部分楼栋如17、18、19栋门口有多个分类垃圾桶,部分楼栋没有。

垃圾清运方面,清运站负责人坦言,在繁重的处理压力面前,清运站无法详细检查分类质量,除了分拣桌椅、金属等无法压缩的垃圾外,其余全部放进压缩车压缩。“哪边打包好了就去,和分类前一样。”下午5时许,清运站的两辆垃圾压缩车已经装满了一辆,校园内的垃圾经压缩后,每天能装满一车有余。

厨余垃圾清运车会到各食堂清运厨余垃圾

绿化环卫部门分管的建设银行投放点

宿舍楼栋内的垃圾分类方式已发生变化,保洁员的工作从打包延展至分类,他们需对学生投放的垃圾再次开包分拣。3栋的代同学并不知晓垃圾分类方式的变化,他以为是宿舍的客观条件限制加上部分学生分类意识较差的主观原因,共同自下而上地导致了“二次分类”。2栋的刘同学表示,看到宿舍保洁员还要将自己已经分好类的垃圾再分拣一遍,十分疑惑。

垃圾分类工作变化示意图

对此,仙林学生公寓物管处经理罗俊表示,垃圾分类工作变化是出于对实际情况的考虑,此前也通过QQ群向学生通知,但收效甚微。保洁员们新的工作模式只需学生分离出厨余垃圾,剩下的垃圾由保洁员分拣,有害垃圾因数量较少,没有单独配置垃圾桶。

物业公司的张美婷分管一组团的宿舍楼栋工作,她在之前的巡视中观察到很多垃圾未经分类就扔在了桶里。她表示,宿舍楼栋垃圾在保洁员下班后确实存在堆积情况,但在工作时间内能够保证垃圾的清运,如果同学们丢弃的垃圾没有分好类便会增加保洁员负担。

罗经理告诉记者,保洁员夏令时的工作时间为7:30-11:30及13:00-16:30,并在周末进行轮休。周末学生没课,是垃圾投放的密集时间。罗经理说,“因为学校里垃圾投放的机器还没到位,靠人工24小时值守不太现实。一组团每天中午12:30-13:30、二组团12:00-13:00会安排阿姨在大厅进行引导,有的时候也会邀请学生做志愿服务。”

3月30日至4月1日,南大青协与南大环境协会合作开展了“给垃圾分类,为健康添瓦”垃圾分类倡导活动。活动期间新增了两个垃圾分类投放点(2栋与4栋门口),并招募了投放点值岗志愿者,引导同学们正确分类投放垃圾。但由于培训不足,多数志愿者并未劝阻分类不合格的同学,加之活动持续时间短、同学们参与意愿不高,这次活动没有取得明显效果。

南大仙林校区每日约产生7吨,分类出现的主要问题集中在清运环节,较长的清理周期和源头分类意识的丧失系统性地导致了垃圾的堆积与外溢。5个月过去,校园垃圾分类仍处于“阵痛期”。

校园之外,垃圾分类难题如何解决?

南京大学鼓楼校区西面的湖南路街道南北秀村社区用起了垃圾分类环保亭。一个垃圾分类环保亭由五至六个垃圾桶组成——可回收垃圾桶、厨余垃圾桶、有害垃圾桶各一个、其他垃圾桶二至三个,七处垃圾分类环保亭的投放时间为7:00~9:00和18:00~21:00。环保亭侧壁的红榜上写着上月表现优秀的住户。


湖南路街道南秀村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志愿者称,南北秀村社区的所有垃圾桶已经全部改为分类垃圾桶。社区居民自发报名后成为志愿者进行管理,志愿者年龄在五十至六十岁之间,早晚各有一名志愿者执勤。他们的工作内容包括监督和帮助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投放,通过上门规劝和红黑榜公示进行分类督导等。社区根据垃圾分类情况向志愿者支付薪资,一小时有十几元。小区垃圾每日清运一次,如果社区垃圾分类情况较好,垃圾车会根据类别清运垃圾,反之则直接混合清运。

新潮记者还走访了位于南京大学旁的南大和园。自南京正式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以来,在物业公司、社区、仙林城管、南京易联瑞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主体协作下,南大和园持续推进垃圾分类处理工作。

靠近和园北门,一间干净亮堂的小玻璃屋矗立在绿丛掩映中,玻璃墙面上张贴着“生活垃圾分类常规问题”,门间的横幅写着“下个世纪的碧水蓝天”。这就是目前和园垃圾分类工作的“时髦”地标——垃圾分类环保屋。

类似的垃圾分类环保屋在南大和园还有一处,位于临近菜市场的东门。一位前来扔垃圾的和园居民说:“环境弄得好,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弄得特别好。”新潮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屋内整齐对放着两排智能设备,“其他垃圾”桶五个,“厨余垃圾”桶两个,在红色区域还细分设置有电子垃圾、化妆品等有害垃圾收纳处。

储大爷是南京易联瑞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员工,作为垃圾分类指导员,指导、监督居民的垃圾分类投放。“下午5点到8点,早上7点到10点,一天6小时。其他时间由物业来接管,下午也会有保洁员过来,每小时换岗。”他表示,只有在各投放点的垃圾完成分类打包后,清运车辆才能够统一清运带走。记者观察到,和园清运员会检查袋内垃圾分类是否正确,同保洁员确认后才会拖运垃圾。

居民在家完成分类后,只需在操作面板处按下“厨余垃圾”或“其他垃圾”按键,对应的门就会自动打开,居民就可以完成分类投放。后续,易联公司将对厨余垃圾进行清运回收,其他垃圾则由物业进行处理,频率一天一次。有害垃圾安排专人负责回收。

为了提高居民的分类积极性,相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通过办卡积分活动,居民能兑换相应奖励。垃圾分类“红灰榜”按照每人每月厨余垃圾投放次数评分,投递垃圾次数多的住户光荣上“红榜”,投递次数过少的悄悄上“灰榜”。

为什么这样的玻璃房子不大力推广呢?南大和园物业服务中心的孙女士谈到,玻璃房的建设需要多重考虑。“这个东西也是要成本要资金的。除了选址,水电之类的也要考虑到。”此外,建设环保屋也因破坏绿化、散发异味等原因具有较大的建设阻力。关于进一步建设方案,孙女士表示并不知情。

除环保屋外,其他垃圾分类点以并排垃圾桶配专人处理的形式运作。据和园西门投放点的垃圾分类指导员冯大爷介绍,回收方对厨余垃圾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厨余垃圾里不能有其他垃圾,小纸团、塑料袋都不可以。孙女士介绍,和园主干道、地铁小北门、9栋、59栋、74栋附近都有分类垃圾投放点。“但是你想想看,3000多户的小区,这几个点不算多,就四五个点。”

一些分类督导员在规定时间外还会自愿多工作几个小时。“(规定)早上是七点到十点,我得到十二点左右才能走;晚上是五点到八点,我是到九点半十点左右。没人看时比较混乱,有人看着就好很多。”

尽管如此,在“其他垃圾桶”内,本不该在“其他垃圾”分类中的香蕉皮,却出现在此处,部分居民分类意识仍待提高。孙女士表示,垃圾分类运作体系不断完善,总体是向上的。

校园分类,靠新招也靠自觉。

垃圾分类是一项长期、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

新潮就可否借鉴社区垃圾分类经验的问题采访了南大后勤服务集团绿化环卫管理中心张庆峰。张庆峰表示,后勤集团一直有在学习社区垃圾分类经验。今年1月19日,后勤环卫部门4人又赴栖霞区尧化街道金尧山庄小区学习调研。

张庆峰表示,4月份学校垃圾分类领导小组围绕垃圾分类推进问题召开了专题会议,学校多个部门和组织参加。目前基本确定了引入垃圾分类环保亭,但环保亭的型号和分布点还需进一步论证。“现在一些硬件设施还没有到位,我们初步拟定了鼓楼和仙林校区垃圾分类环保亭的参考安置点,学校的有关部门也在做费用测算。”

张主任表示,不同垃圾分类环保亭的费用在10万到30万不等,它的建设需要考虑水电的接入,还要考虑冲洗用水到污水井的排放问题。这也是安置点需要谨慎考虑的原因。“我们的设想是尽量让同学们少走路,宿舍区尽量在100米的距离内能够找到一个环保分类集中投放点,并且能够设置在大家常走的路线上,主要集中在学生生活区。”

张主任提到,有些楼栋居住同学较少,环保亭的分配情况也会相应调整,这个数字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天文系的同学居住较远,无论如何都会给他们安置一个点。”张庆峰坦言,现在主动分类比例有所下降。“垃圾分类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需要全校师生员工共同参与的事情。”

一位研究生就鼓楼校区的人员分布密度制作了热力分布图,这与后勤部门初步确定垃圾投放点吻合度很高,“这张图上有10个点,我们之前设置了11个投放点,还多了一个。未来环保亭的设置也会参考这个,但我们担心一些点的位置会变,集中投放点设置也征求了部分师生代表的意见。”张庆峰表示,环保亭的建设受客观条件影响较大,他希望能和同学们多做沟通,这样的互动有助于校园各个部门更好地推进垃圾分类工作。“学校把基础设施做好,师生员工把分类工作做好,我相信我们能把垃圾分类做好。”